太阳能路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太阳能路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NKT细胞淋巴瘤复发转移吃什么药能控制

发布时间:2021-01-08 10:04:12 阅读: 来源:太阳能路灯厂家

平视世界的信心 ——NK/T淋巴瘤治疗之P-Gemox方案

前言:闪耀自2年前美国血液病年会开始2013年的12月9日下午,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内科黄慧强教授,代表他们的团队,在美国血液年会(ASH)淋巴瘤会场大会口头发言,报道了采用Peg-ASP-Gemox(P-Gemox)创新方案,无论治疗初治还是复发难治的NK/T细胞淋巴瘤(NK/TCL),都有比较突出的疗效,正

如黄教授在总结演讲的那样,该方案是“高效、安全和简便”的化疗方案,克服了目前美国NCCN指南推荐方案存在毒性大、应用繁琐、住院时间长的缺点,适合广泛推广应用。这次发言,标志着国外同行对我国医务工作者在NK/TCL领域研究结果的关注的开始。

P-Gemox是什么?

P-Gemox即培门冬酶(pegaspargase,PEG-ASP)、吉西他滨(gemcitabine,Gem)与奥沙利铂(oxliplatin,Ox)的三药联合方案。有研究对于新诊断早期NK/TCL病例(36例),3个疗程化疗后,再给予局部根治性放疗,晚期患者(25例)采用单纯P-Gemox化疗,缓解后年轻的患者建议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结果(图1):中位随访29.5月,全组患者的2年OS为86.0%( ?95%CI:35.875%-47.354%)。

(蓝线代表早期,绿线代表晚期/复发难治的患者)

图1. 早期和晚期复发难治患者P-Gemox治疗的生存比较

NK/T细胞淋巴瘤临床招募

1. 试验简介

PD-1/PD-L1单克隆抗体(CS1001注射液)治疗复发或难治性结外自然杀伤(NK)细胞/T细胞淋巴瘤的临床试验。

2. 面向患者

经组织病理学确诊的经过以门冬酰胺酶为基础的化疗或放化疗方案治疗失败的复发或难治NK/T细胞淋巴瘤患者。

3. 关键入选标准

1) 自愿参加临床研究;完全了解、知情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ICF;愿意遵循并有能力完成所有试验程序。

2) 签署ICF时年龄≥18岁,且≤75周岁。

4) 经过以门冬酰胺酶为基础的化疗或放化疗方案治疗失败的复发或难治性NKTL。

5) 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织(ECOG)体力状态评分为0~1;如果已经活动不便、每天需长时间卧床的病友,不能入组。

6) 必须有至少1个符合Lugano 2014标准的可评价或可测量病灶。

7) 必须提供已染色的肿瘤组织切片及其病理报告或未经染色的肿瘤组织切片(或组织块),用于中心病理复核。

报名方式

电话:021-68587886; 021-68587867 微信号:aibbang007

资料上传邮箱:zixun@aibbang.com

微信公众号:ai帮帮

早期ⅠE/ⅡE期患者的2年OS和PF分别为100%和87.1%。尽管早期的远期生存明显比晚期和耐药复发患者好,但作为预后特别差的患者群体--复发难治NK/TCL,不得不说P-Gemox的疗效仍然令人鼓舞(图2)。另外,该方案与目前国外常用的方案SMILE和AspaMetDex疗效相当,但不良反应明显减少。而且该方案应用相当简便,多数患者在门诊即可完成化疗,无需如大剂量MTX临床应用时需要复杂和繁琐的血药浓度测定和水化。

图2. 一例复发NK/T细胞淋巴瘤患者P-Gemox治疗前后体征和影像学对比

成功背后的“思路和对策”

“我选择NK/TCL作为专攻方向是因为国外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很少。因为没有足够的病例,国外学者并没有将主要精力投入到NK/TCL的基础和临床研究中。面对中国这么多的NK/TCL患者,我想我们必须要自己为患者寻找出路。”

“在我的方案总结分析发表之前,日本、法国的科学家已临床研究了SMILE和AspaMetDex方案,尽管疗效不错,但依然存在毒性大、治疗应用不方便的缺点,这对患者的身心健康和经济实力都是负担。记得最初临床应用SMILE时,我的印象就是副作用太大了。至今我仍然记得那时病房接受治疗的患者都出不了院,患者需要各种药物支持治疗,才能对抗SMILE方案的不良反应,惨状堪比治疗白血病。”

“面对这样的窘境 ?,我曾在国内外第一个发文,提醒国内医生慎用标准剂量的SMILE方案。然而NK/TCL患者又不能不进行治疗,在与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找到了培门冬酶、奥沙利铂和吉西他滨三样药物,有机组合成P-Gemox方案。”

“与SMILE方案比较,P-Gemox方案最大的优点是不良反应低和应用的简便,可以在门诊给药,而且治疗成本降低,非常适合中国国情。我们曾统计,P-Gemox方案对90%以上的患者有效,60%~70%的患者可以获得完全缓解,部分患者长期生存。这无疑是振奋人心的。”

病人大梅的故事

“2011年,我接诊了一位年仅29岁的NK/TCL打工妹,她来自贵州大山深处,叫阳大梅,是一位非常晚期淋巴瘤患者。首次就诊时,她可谓奄奄一息,因病情太重而被多间医院拒收。安排大梅住院后,经过详细检查,我们发现大梅患的是鼻咽处的NK/TCL,腹腔巨大肿块,导致肠瘘而使病情相当凶险,我们选择了相对比较温和的P-Gemox方案治疗。我告诉大梅,虽然病情比较严重,但获救的希望还是有的,千万不要放弃。虽然,患者面对经济困难和病情不容乐观的双重窘境,但在社会和医院等各方的倾情努力支持下,大家克服重重困难,来自边远山区的打工妹阳大梅不但完成肠造瘘手术、并且完成了强烈化疗和晚期NK/TCL骨髓移植,1年多后最终进行了肠道回纳手术。”

“我想苍天也是垂青大梅的,术后检查显示,大梅体内癌细胞奇迹般地消失了。这个年轻的姑娘在经历了人世间冷暖后,终于战胜了癌症,重获亮丽青春,现在已开始上班工作。看着大梅,我不禁感慨,新的方案在帮助患者重拾健康的同时,我也体验了一次别样的人间温情,从医济世的豪情壮志和满足感又浮现胸怀。”

收获不易:十年之果

“2013年年底,我参加了淋巴瘤治疗最高水平的国际会议之一--美国血液学年会。那次我投了5篇文章,都是关于NK/TCL的治疗,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幸运的是5篇文章全被大会收录。想起前几年往这个大会投文章,往往石沉大海。现在五篇全中,其中还要求淋巴瘤大会口头报告,这对我们是个极大的鼓励。”

“台上,我重点介绍我们十几年来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在T细胞淋巴瘤特别是NK/TCL的基础与临床的研究初步成果,特别介绍了国内外首次报道的 ?P-Gemox方案。由此,后来在旧金山召开的2014年国际T细胞淋巴瘤论坛邀请我,也显得水到渠成。现阶段,我们一直在努力,希望进一步确定该方案的临床应用价值。”

从发言到主持,又上一个新台阶

从2103年的ASH第一次被邀请做口头报告,到第一次被邀请参加2014年T细胞淋巴瘤国际论坛,再到2015年再获邀口头报告和主持分会场(另一个在会上做主持的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石远凯教授)、获邀到4月即将召开的意大利淋巴瘤会议演讲,一步一个台阶。黄慧强教授的获得国外同行的认可不光是个人的成绩、科室团队或者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荣誉,也给出了一个利用中国优势,重视基础临床研究的新模式。

合作共赢,提高临床水平的探索之路

中国医学基础科研,尤其是立足服务临床实践的转化研究要加强,但尤其应该发挥临床病例多的优势,面对临床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设计进行多中心的临床合作试验,改进和探索更好的治疗方案,才能更好地服务患者,才能跻身国际行列。

在今年T细胞淋巴瘤国际论坛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黄教授以和北京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的合作举例,他会“无条件支持石教授做PI的临床试验,而且石教授也非常支持我们做PI的临床试验研究”,正是这种更注重合作共赢的思路和做法才可能促成了双方的各自成功。

更多资讯请关注ai帮帮微信公众平台

东莞人民医院路线

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

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专业治疗腰间盘突出医院排名